當前位置:首頁>新聞中心
科普之窗
新冠肺炎疑似患者,如何進行心理調適?
發布時間:2020-02-20 來源:本網站 點擊量:1083次

2月16日,網絡上傳言“某醫院有確診病人出逃”,引起很大關注。隨后,此傳言被證實為謠言。虛驚一場的背后,實則反映了人們對新冠肺炎確診和疑似患者心理壓力的關注。
新冠肺炎疑似患者在等待確診的日子里,不僅要承受著身體的不適,還要承受著心理上不確定感和恐懼感所帶來的巨大壓力。

疑似患者心理壓力的表現有哪些?他們應該如何進行心理調適呢?

為此,科技日報記者采訪了解放軍總醫院第五醫學中心心理專家崔展宇。

 

1.大疫之下,我們每個人都會感覺到前所未有的心理壓力,特別是那些疑似患者。那么,他們所面對的心理壓力的表現有哪些?

崔展宇:

新冠肺炎疑似患者可能會產生很大心理壓力,甚至會出現一系列的身心表現,主要包括認知、情緒、生理、行為四方面。

認知:不確定感是疑似患者最大的心理特征,自己是否已經被感染、能不能康復?災難化的想法也會不由自主的闖入進來,變得偏執和絕對化;容易將其他人的正常行為看作是針對自己,變得多疑、敏感,容易較真,甚至產生羞恥感;注意力不集中,反復回憶自己過去的一些細節;也會過度地自責,認為是自己的錯誤行為,才導致了自己的生病和被隔離。

情緒:強烈的不確定感會讓患者感受到巨大的焦慮和恐懼,對生命安全的擔憂,對死亡的恐懼,對健康、家庭、財產和工作的過分擔憂;對突如其來的被隔離,人身自由的限制,感到慌張、不知所措;對可能被感染、被隔離的憤怒、抱怨、沮喪、孤獨和被拋棄。

生理:焦慮和恐懼容易讓我們將注意力更多的放在自己的軀體感受上,激活我們的交感神經系統,可使我們的原有疾病的癥狀加重,甚至出現心慌、胸悶氣短、體溫升高、便秘、尿頻、失眠等癥狀。

行為:對身體感受的過分關注,如每天多次測量體溫;即使檢驗結果為陰性,仍舊擔心或堅信自己易感染,反復要求醫學檢查;拒絕檢查和治療,不愿意配合醫生的工作;對家人、醫務工作者過分苛責;過分依賴家人、醫生等;容易發脾氣、或出現沖動行為,表現為謾罵、攻擊他人。

2.當新冠肺炎疑似患者出現哪些心理問題時,必須要主動尋求精神心理科專業幫助嗎?

崔展宇:

在疑似病情的影響下,患者可能出現比較明顯的心理問題。

比如,疑病。疑似患者在核酸檢測和肺CT檢測結果均正常的情況下,仍然因為存在與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相似的癥狀,擔心自己感染了新型冠狀病毒,要求反復就醫檢查,盡管醫學檢查顯示陰性,且醫生做出合理解釋,均不能打消顧慮。

比如,急性焦慮發作。疑似患者可能突然發作緊張、胸悶、心慌、窒息感、瀕死感和失控感,突如其來、不可預期,持續時間相對較短,一般為幾分鐘到半小時。

比如,廣泛性焦慮。以持續存在的、缺乏明確對象和具體內容的緊張不安和擔心,常伴有自主神經功能興奮(如心跳加速、出汗等)和過分警覺,擔心各種事情會出現糟糕的結果,擔心自己已經錯過最佳治療時機、擔心自己即使治愈后也會出現后遺癥,整日惶恐不安。

當這些癥狀嚴重時,建議主動尋求精神心理科的專業幫助。

3.如果自己被確定為疑似患者,無疑會對心理和生理造成很大的沖擊。那么,如果自己疑似感染該怎么辦呢?

崔展宇:

越是這個時候,我們越應該積極行動起來,戴口罩、勤洗手、少聚集,做好防護就近求醫;遵從醫囑,配合檢查、隔離,并盡量保持正常的飲食和睡眠,適當地運動和娛樂。

同時,要保持理性思維。雖然適當焦慮可以提高人的警覺,但是解決問題需要的是理性思維。盡量收集權威機構發布的資料,了解疾病的有關信息,有助于提高掌控感,保持心理的穩定。但同時,要對網絡信息給自己設置一個適當的頻率,保持一定的距離。

在此基礎上,要學會情緒調節、自我解壓。可以通過傾訴、哭泣、運動、聽音樂等合理渠道繼續表達,給自己一些積極、正面的心理暗示,可以更好的調節情緒。

我們的焦慮、恐懼等情緒,很多時候是由那些不由自主闖入的災難的思維引起的,比如“我被傳染了,我會不會死?我的家人怎么辦?”這個時候,我們可以停下來,問問自己,我的想法符合現實嗎?支持和反對我這個想法的證據是什么?除了我能想到的災難化的結果外,還有其他可能和解釋嗎?調整一下我們不合理的想法和信念,也會改善我們的情緒。

同時要保持友善互助的社會支持系統。充分利用人際資源,通過微信、電話、視頻等方式與外界保持交流,談談自己的感受,并獲得外界的心理支持與鼓勵。當然,也要保持放松狀態。

不過,當自我調節無法改善負性情緒,并影響到睡眠和飲食的情況下,建議尋求精神科醫生、心理治療師等專業人士的幫助。

 

上一篇:疫情期間,如何幫助一線醫護人員緩解心理壓力?
下一篇:已是最后一篇
四川11选5-首页